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大师兄貌美如渣[穿书] !

    闻人异说稍后会带白蔻上门拜访,景黎只当他随口一提,没想到到了晚上,他真带着白蔻上门了。

    景黎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的两张脸时还有点发愣——闻人异竟然还敢来?他以为后者这会应该去和那个魔族妹子共商大计去了。

    “景师兄。”见到开门的不是正主,闻人异也没意外,笑着打了招呼,“大师兄可在?”

    景黎侧过头,瞧见苍麒听到动静,已经从房里出来了,见他没反对,便侧身把两人让进屋里,“进来吧。”

    他也有点好奇,闻人异这会过来做什么,总不会是真的上门来说闲话。

    “先前在城里太过匆忙,都把正事给忘了。”闻人异的态度无比自然,好像白天在巷子里被抓到和魔族在一起的人压根不是他一样,“大师兄既已在这栖阳城里待了一阵,不知是否有注意到近日,城中异样?……”

    坐在一边的景黎越听越觉得古怪,因为闻人异竟然是来告诉他们,那个不日即将现世的上古传承之事的,虽然没具体细说阴阳*阵的事,却也还算详细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大概。

    如果不是下午已经听苍麒说过,估计这会景黎已经忍不住开口问他了,又瞄了眼苍麒的脸色,没看出任何异常,和闻人异两人瞧起来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景黎的目光忍不住漂移了一下,冷不丁瞥见一双近在眼前的,黑白分明的瞳孔。

    景黎:“……师姐有事?”

    白蔻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以一种令人发毛的眼神盯着景黎看了好一会,才移开视线,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和大师兄关系倒好。”

    景黎“……是啊。”他原以为白蔻和苍麒是一对,白蔻的种种举动都是嫂子对弟弟的示好,但等弄清这不过是一个误会后,景黎就对白蔻对他的态度越发看不懂了。

    他还记得苍麒带他回九华宗时,白蔻对他并不感冒,可后来又送了他一条裙子和一个香囊,别说那两样东西还都是好货,好到让景黎完全搞不懂对方的脑回路。

    一路上已经快被素问耗尽耐性,烦不胜烦的白蔻在闻人异告诉她苍麒他们现在也在城内,晚上要过来拜访一下的时候,她并不乐意。

    一个罗素问还没打发走,再来一个景黎,这种腹背受敌的窘境,她并不想发生。

    更想不透马上会有一个传承出世的消息,为什么要通知苍麒他们,这种好事,难道不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趁人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去么?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被闻人异说服了的白蔻不情不愿的跟着过来了,当然,素问被留在了客栈里,这也是唯一让白蔻感觉高兴了一点的事。

    来之前,她是打定主意要把景黎隔离在闻人异视线之外的,可等到了之后,却发现,事情的发展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要知道此前,她一直对于苍麒的无能而嗤之以鼻——两人关系那么亲近,还没能发现景黎是个女的,简直弱鸡!

    没想到,今晚一来,才发现苍麒和景黎竟然住一间房。

    虽然是个套间,但是,在保守程度和古代差不多的修真界,这应该算是比较出格的事吧?——要知道这两人肯定不差一间房钱,住一起一定不是因为什么外界因素导致。

    还没等她理出头绪来,又被两人手上的对戒给闪花了眼。

    所以,这是苍麒终于揭穿了景黎的身份,然后原著后宫自行另组cp的节奏么?

    虽然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白蔻相当的喜闻乐见,但真当亲眼见到,却还是觉得有一种不真实感。

    要是两人真成了一对了倒好,但以种马小说的尿性,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会到时候又把苍麒给炮灰了,然后再投奔闻人异怀抱吧?

    但凡种马小说里,除非是一脸橘子皮的老太婆,不然几乎都有成为男主后宫的可能,而作为原著里,在闻人异后宫颇有地位的妖族小公主,真的可能给闻人异带个绿帽和别的男人跑了吗?

    白蔻表示深深的怀疑。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趁那边两人没注意,低声警告道。“闻人异是我的。”

    “哦。”这个他已经知道了。

    听到景黎这般满不在乎的应和,白蔻越发坐不住了。这是没把她放在眼里还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强忍着怒意,又强调了一遍。“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闻人异是我的。”

    白蔻这么说,是因为上次他弄错了鸳鸯谱,把她和闻人异给打了一顿而心怀不满么?景黎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恭喜。”不过闻人异好像挺招桃花的,下午身边还有一个魔族妹子陪着,也不知道会不会撬动白蔻的墙角。

    白蔻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仿佛景黎长了一副驴耳朵。

    景黎:“?”

    等到闻人异和苍麒聊完,准备告辞的时候,回头一看,白蔻正一脸古怪的盯着满脸莫名的景黎。

    白蔻一直对景黎心怀敌意这件事,瞒得过别人,瞒不过闻人异,虽然不明白前者敌视后者的缘由,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白蔻做出什么举动之前,先把人给带走——他对景黎同样没什么好印象,但也不会蠢到在苍麒面前表露出来。

    待闻人异把白蔻哄走之后,房间里霎时间就安静了下来。

    景黎与苍麒四目相对,眨了眨眼睛,“闻人异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苍麒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

    “?”

    “传承一事,消息很快就会传开了。”

    正如苍麒所料,待到第二天下午,整个栖阳城都知道了即将有上古传承问世一事,当天就有好些修士从城里出发,前往黑风平原,准备在那守株待兔。

    景黎站在楼上,看着又一拨人消失在城门口,有些奇怪。“会是谁泄露的消息?估计这会,城主府的人脸色一定很难看。”闻人异又是怎么知道,消息泄露的。

    第三天一早,城主府下了禁城令,除非军队外派,否则一律不准出城,各处城门,均有一位元婴修士,并两位金丹修士把守。

    这道禁令一下,脱离队伍,自行外出的情况才好了一些,但仍有不死心的修士,仗着艺高人胆大,想要出城,被一位元婴修士当场抓了两个,杀鸡儆猴。

    因传承一事弄的人心浮动的栖阳城这才渐渐安定下来。

    第五日,天生异象,黑风平原深处大地震动,阴阳*阵半开,早已守在一旁的修士蜂拥而上。

    同日,景黎与苍麒挂名所在的队伍奉令出城,所划分区域,正好在传承附近。

    景黎两人跟着大部队一起出了城。

    此时离传承出世已有近一个时辰,早有消息传来,阴阳*阵半开后,地下升出十座圆形擂台,擂台呈十字形分布,正好将整个大阵一分为四。

    擂台才一出现,便十位动作敏捷之人登上擂台,未及站稳,已被后来的人打下了擂台,整整一个时辰过去,竟无一人能守住一方擂台。

    坚持最久者,也不过在上面待了半柱香的时间。

    而阴阳*阵,仍未全开,有精通阵法者再三推敲之后,推算出待阵法全开,仍需十一个时辰。

    既然还有近一天的时间,景黎两人也没急着过去,等到达营地之后,先根据所分配到的任务,去斩杀妖兽了。

    因为这次传承,兽潮的规模倒比往常弱上些许,盖因那阴阳*阵将许多高阶妖兽废除了战斗力,低阶妖兽群龙无首之故。

    那位领队的元婴修士也不愿做那坏人机缘的恶人,故已声明,若能完成所分派下的任务,便可自由行动。

    至于那任务清单,则因各人的修为而有所不同。

    景黎的任务单子上要求斩杀六阶以下妖兽三百,七阶妖兽一百。

    苍麒的那张单子,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是景黎的两倍,甚至还有八阶妖兽的存在。

    和其他人一样,景黎两人领了单子之后,就直接杀进了妖兽群里。

    阵法没有完全打开,就是守住了擂台也没用。

    十一个时辰,足够擂台上的守擂人换上好几轮。

    故而景黎也不着急,去早了也没用,只要在最后半个时辰里赶到就行,不过越到最后,竞争也愈发激烈。

    景黎估算了一下,以他现在的能力,要把单子上的数量完成,差不多需要半天时间,剩下的时间正好用来养精蓄锐,确保已最佳状态应战。

    这也是因为他的任务并不难,且现下妖兽密集,不需要再像最开始那样四处找寻的缘故。

    抱着尽快完成任务,赶去传承之地争夺擂台的念头,诸位修士皆是毫不留手,大招齐放,生生把天空都染上了鲜红。

    远远看来,仿佛一大片正在不断扩张的赤色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