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竹马钢琴师 !

    阮乐乐是知道慕流年的,她觉得慕流年就是她心中的神,而姐姐是她的女神,他们两个是天生一对,注定应该在一起的。

    所以当阮独欢要她帮忙拍摄一些初末的照片放在论坛上的时候,她半点都没有拒绝。她的本意是想让初末正视自己的身份,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慕流年,主动弃权,却不想那一次并没有给予她沉重的打击。

    而这次,也是因为她在陪姐姐去晚宴的路上,不小心看见罗子嘉和罗希开着车要出门去哪里的样子,阮独欢才让她跟过来的。

    阮乐乐眼见罗子嘉与初末之间那么暧昧,只想把它拍下来,到时候给流年看,说初末是个不正经的女孩子,慕流年就不会喜欢她了。

    只是到了现在,阮乐乐开始怀疑阮独欢跟她说的那些……譬如初末是第三者之类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像她这样的人会做第三者?

    当罗希转身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阮乐乐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愧疚脸。她走上去,站在她身边,看着在拥挤的厨房里站着的三个人,杨母,初末和罗子嘉。

    尽管杨母一再说厨房狭小,她一个人忙就行,两人还是不着痕迹地站在一边帮忙。

    “我知道是阮独欢在你耳边,乱绉了一些初末的坏话。”罗希淡淡地开口。

    眼见阮乐乐想要回辩什么,罗希手指摇了摇,示意她听自己把话说完:“你不用急着澄清,情况究竟是什么,我回学校后会调查清楚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是阮独欢要你做的,就算再难,我也能查得出来,你相信么?”

    阮乐乐望着她眸光中的自信,落败地点点头,罗希在学校里的背景大家都知道,只要她想调查的事情,没有什么是调查不到的。

    罗希继续说:“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现在你也亲眼看见了,初末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里,硬要说特别一点就是他们是单亲,而且家境不富裕,母女相依为命。”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的,母亲摆地摊把女儿养大成人,她给女儿吃好的,自己却省吃俭用,她是伟大的母亲。其实天底下的父母都是这样,只不过分贫穷富裕而已。我不懂这些有什么好拍的?如果你真真切切想要做一次家庭访问的话,光明正大地说出来,我想她们不会拒绝的。”

    阮乐乐低垂着头,心里因为罗希的话,难受的感觉顿时又加重了几分。

    罗希又说:“并不是因为我是初末的朋友才这样帮她说话的,事实上,真实的情况你也看在眼里对不对?杨阿姨这么善良,你怎么舍得拍那些照片去伤害她呢?幸好她并不知道,如果她知道的话,你要她怎么想自己?她什么都为初末着想,会不会因为自己让初末在学校被人非议而伤心?”

    似乎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她们母女相依为命这些多年,如果因为你几张照片弄得她们被人笑话。你内心过得去吗?”

    罗希说这些话绝对不是在吓阮乐乐,以杨母的性格,如果知道了照片的事情一定会这样做的。她是一个善良的母亲,想要把自己所能给的都给女儿,却不想自己成为她的负担。

    阮乐乐的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听见初末的母亲在那边喊:“小希,乐乐,过来吃饭了!”

    听着杨母口中亲切的乐乐,阮乐乐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鼻头一酸,又想掉眼泪,连忙止住。

    五个人坐在桌子上吃饭,不大的桌子却不显得拥挤,头顶上晕黄的灯和冒着热气的饭菜让人有种从内心自发而出的亲切感。

    杨母用干净的筷子分别给每个人夹了一块肉,慈爱地笑笑:“尝尝阿姨做的红烧肉怎么样?”

    在她期盼的眼神中,每个人都没让她失望,连声说好吃,尤其是罗希,还嘴馋地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夸张地说:“这是我从小到大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肉了!”

    杨母宽心的微笑,而后感叹道:“是啊,末末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我做的红烧肉。可惜那个时候我们太穷了,一个月也吃不到几次。后来末末在外面打工,偶尔会给家里寄钱,买肉的钱有了,可是她能回家的时间却不多。都快有半年了吧?我终于有机会做一顿了。”

    一番感叹让桌子上的气氛有些悲伤,罗子嘉笑笑说:“其实不用这样,如果阿姨愿意的话,可以搬到学校跟初末一起住,小希在外面租的一套公寓,一直空着没人,要不,您跟初末一起搬过去吧?”

    初末听去,只觉得这个建议很好,其实刚上大学的时候,初末就有这样的想法,那时候跟母亲说了,她却不赞同。说在小镇上有好好的房子不住,干吗浪费钱去外面租房子?还有在学校里交的寝室费不是白交了么?

    眼见母亲反对的很强烈,初末此后就没有再提此事。

    现在罗子嘉主动说了出来,她也觉得是个机会,便说:“是啊,妈。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也不放心,这次你晕倒了,我碰巧跟小希和他哥哥在一起,才能这么快过来的。说是这么快,其实也耽误了一个多小时,要是你以后又有什么事,我还得坐火车,买不买得到票都是问题。”

    杨母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是我住在这里几十年了,早就已经习惯了,左邻右舍的,大家都很熟悉。这些年我习惯了小地方,到大地方了还真不能适应,一个人不认识,连个说话的地都没有,你们就当我自私,想要待在自己想待的地方。”

    后来这事,大家都没怎么再说了,初末知道母亲其实是怕她成为自己的负担,这几年她的身体非常不好,视力和听力也越来越差,可初末没在身边,根本就不知道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要不是这次晕倒了,张婶打电话给她,她还蒙在谷里。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初末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晚饭过后,罗希突发奇想大家合照一张,用手机摆弄了一会儿,像素在晚上怎么也拍不清楚,最后还是阮乐乐主动拿出自己的相机跟大家拍。

    很久之后,初末都感谢阮乐乐,感谢她拍的那些照片,不管曾经阮乐乐的照片给她带来了什么风波,都不妨碍在她和母亲唯一的那么几张照片,成为了她最温暖的印记。

    Part4

    吃完饭之后,初末让杨母去休息,她洗碗就可以了。杨母一开始还不答应,结果是被罗希推进去的,说:“洗碗这事就交给我们,阿姨先去躺一会儿,待会儿我们切水果给你吃哦!”

    杨母确实也是累了,便应下,先去休息了。

    罗子嘉本也要帮忙的,却被从厨房里推了出去,罗希的理由是:厨房本来就这么小,你个大男人别挤进来啦,去陪陪阿姨吧!

    罗子嘉也没多说什么,转身便进去了。

    罗希看着自己哥哥的背影,在心里掂量,哥啊,你那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用意吧?虽然你不像我脑袋这么精明,早就看出你对初末的心思了,但是你好歹也要抓紧机会跟杨阿姨搞好关系啊。只要跟女主角的母亲关系好了,还怕抓不住女主角的心么?

    正这般想着,但觉袖子被轻轻地扯了扯,她转头就看见阮乐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罗希挑挑眉,等着她开口。

    阮乐乐纠结了半晌,终于开口了她今天的第一句话:“你能不能跟我来一下?”

    罗希挑眉,看着她手中捧着的相机,大抵也猜得到她找她有什么事。跟初末说了一声,便跟她出门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阮乐乐将相机里面的胶卷拿出来递给罗希说:“这些照片我都给你吧,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很抱歉上次私自把照片发在博客上。以后都不会这样了,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

    罗希一点也不客气地接过胶卷,放在手里把玩:“看起来你也没我想象得那么坏。我就不懂了,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初末呢?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平日里不谙于事,只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怎么就招惹到阮独欢了?”

    阮乐乐却笑,“难道你不知道,有时候你越过的淡漠,有些人就越想要你过的波澜起伏,把你的世界闹得天翻地覆不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用一种你不招惹我就不犯你的心思活着的,谁让最近杨初末跟一些人走得太近了呢?”

    罗希隐隐能猜到阮乐乐口中的“一些人”是谁,但她没点破,还是问:“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阮乐乐一点都不客气地揭穿罗希的“故作不知”,“总之以后我向你保证,再也不会插手这件事情。”

    罗希还想问什么,就听见门开的声音,初末有些讶然她们在这里,“你们站在外面做什么?”

    。